德云社二九都有谁,是哪年拜师的? 杂谈

德云社二九都有谁,是哪年拜师的?

德云社“二九”的意思就是第二批“九字科”拜师的弟子,网上有录制的拜师视频,共计24人,其中有一位名字不太熟的估计退出了。 根据德云社丙申年家谱记载,他们都是2015年9月13日拜师,这23人分别为何九...
林涛有没有拜郭德纲为师 杂谈

林涛有没有拜郭德纲为师

在笑傲江湖第四季上,喜剧演员林涛成功杀入决赛,郭德纲先生也兑现了诺言,当场收林涛为徒弟。 林涛在台上自述,十一年前有天晚上十一点多去了德云社,想拜郭德纲先生为师,当时门房对他说,你踏踏实实回去上学去,...

董九力先生的文

在百度上对于董九力先生的简介为:德云社相声演员,本名董建斌,2012年入科,2015年9月13日拜师。特长绘画。先生的本名为:建斌,一看就是80年代末的名字。先生经常调侃自己“90(九龄)不要他了”。...

孟鹤堂与周九良先生的文

十年磨一剑,霜寒十四州,刀光凛冽入人心,剑声飒飒不明觉厉。两位先生风华正茂,前途通明,一片繁华,过往悲隐落尽,登上高楼,一眼看遍长安花。 孟先生及冠之年进德云社入科学艺,次年便拜师郭德纲掌门,后时偶遇...
德云社2019纲丝节日期已定 杂谈

德云社2019纲丝节日期已定

今天德云社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:一年一度,如约而至!德云社己亥年纲丝节特别奉献专场演出来啦!德云天团豪华集结,一片赤诚恭候纲丝们到来时间:2019.9.9 ,地点:北展剧场 ​​​​。 演出阵容:郭德纲...

尚九熙先生的文

第一回看先生的节目是上个礼拜,很抱歉入坑五个月了才认识您。记得非常清楚是岳云鹏先生的上海专场,先生的顺序是第三个节目。初印象是,这位角身强体壮的,头发卷得像非洲小孩子的发型,乖巧的定定的站在台话筒前面...
张九南先生的文 杂谈

张九南先生的文

先生自我介绍常用语录“我姓zhang,不是弓长张,也不是立早章,简体的九,南方的南,谢谢大家雷鸣般的掌声。”一般这种时候台下的观众都撅角,各种“恐吓威胁”之后就会补上一些“稀里哗啦”的掌声。我也是第一...

张九南先生的文(另一篇)

近期得了空,观看了先生的许多视频。不同的搭档,不同的场地,不同的崩溃边缘的点,不同的表演风格,唯一不变的就是肢体语言非常完美,所以说个相声格外的费自己。按照常理而言,被逼疯的一般是捧哏演员,但是先生从...
德云社头九都有谁,是哪年拜师的? 杂谈

德云社头九都有谁,是哪年拜师的?

德云社“头九”的意思就是首批“九字科”拜师的弟子,总共八人,分别是:张九龄、李九春、周九良、杨九郎、张九驰、高九成、王九龙、张九南。 图片说明:前排张九驰;中排从左到右依次是高峰、王惠、郭德纲、于谦、...

古风美文欣赏:尚九熙先生的文

遂得师父称心,允先生入九科为徒,说学逗唱为本,京评戏梆亦略有耳闻。三年勤学苦练,恩师赐字:九熙。喜先生之宾客倾俏,赐别号为“断头台”,以颂先生之能耐
侯鹤廉退出德云社 杂谈

侯鹤廉退出德云社

2019年8月1日,德云社相声演员、郭德纲鹤字科弟子侯鹤廉在其个人微博宣布退出德云社。 感谢师父师娘栽培,今日起退出德云社,挣钱养家不容易,感谢! ​​​​ 随后,侯鹤廉全国粉丝后援会也发布声明如下:...

秦霄贤先生的文

初闻先生名号,霄贤,只觉定是洒脱贤才人兮。后见先生,容颜俊俏,身形清秀,举止大方,言谈温润。 先生静止立足便如画,画外古筝音起,竹林深处,缓缓一公子若隐若现,身袭墨衣,右提鸟笼,左携竹扇,笼内青鸟咿呀...

张云雷叙事文连载之十四(完结):情义

先生与九郎,是过命的交情。先生经常说“选搭档那天,我上山采蘑菇去了,回来给我这么一货”。大家心知肚明,按先生的脾性,如若不是自己选的搭档,该撒泼了。看回以前的各种角度的照片,没有九郎在身边的先生一般不...

张云雷叙事文连载之十三:爱好

先生喜茶,爱好烟,抽的是“炫赫门”。 在访谈节目中,每次主持人问如何保护嗓子。先生总说,我只喝茶,不喝饮料。相信知道打脸的二奶奶们在荧幕前该是捂着嘴乐了,内心深处言“那个机场候机喝小外甥可乐的是谁?那...

张云雷叙事文连载之十二:捧角

2018年4月6号,师父发微博“张云雷算是火了”,有很长的一段时间,先生的“云雷灰”和那群可爱的粉丝成为了师父的调侃对象。 师父说“有其他团体相声的过来学习,我说这不用学,张云雷他坐在那里吃碗面条都有...

张云雷叙事文连载之十一:风波

月盈则食,天地盈虚。水满则溢,月盈则亏。树大招风,名盛则罪。先生作为一位相声演员,带来了一片文化的冲击。许多团体觉得不可思议,这么传统,传唱度这么低的戏曲竟然有这么一片的繁荣景象?有人叫好,必定有人使...

张云雷叙事文连载之十:过渡

张云雷先生一身108块钢板上有多少颗钉子,我并不清楚。我只是很明白,每一根钉子带来的折磨都很刻骨。曾经无数次在粉丝拍摄的视频当中看到先生笑着鞠躬离场,转身背对官方摄像的时候,眉头紧皱,紧咬下唇,脸色苍...

张云雷叙事文连载之九:复出

2017年1月20号,先生与九郎一身橘红色大褂,这个颜色喜庆,适合此情此景。开场时,九郎右手扶着先生的左手缓缓出来,王者归来,仍是少年郎。雷霆雨露,俱是天恩。 返场时间,先生站不住了,九郎不用看也可以...

张云雷叙事文连载之八:曙光

《笑傲江湖》这个综艺节目,让先生和九郎的才艺得到的伸展和释放,荧幕面前观众千万,总会有意外收获。 先生与九郎一身黑色西服,至今看来,这身打扮都不太适合他们,德云大褂才是他们的归属,把大褂穿出了旗袍的优...
张云雷叙事文连载之七:蛰伏 杂谈

张云雷叙事文连载之七:蛰伏

2013年8月20号,先生与杨九郎先生正式成为搭档。先生为逗哏演员,杨九郎为捧哏演员。这位亦兄亦友,不离不弃的搭档在先生整个相声生涯当中起着不可磨灭的作用。 搭档之间最重要的是默契,先生在采访的时候说...

张云雷叙事文连载之六:初心

勿忘初心,方得始终。除了这句话,其他的词汇形容先生对于传统艺术的热爱都显得乏匮无力。 在旁人口中,先生在寻艺途中没有孩子的任性和无理取闹,安分守己的听从师父安排。练功很苦,先生不以为然,因为喜欢。没有...

张云雷叙事文连载之五:师徒

先生在采访的时候常说“在外是师父,在家是姐夫,在心里是父亲”。许是觉得师父和姐夫这样的称号不足以表达内心的尊重和敬畏,更多的是感激和恩惠。 先生看师父的眼神,就是我们看先生的表情是一样的,眼中透着亮,...

张云雷叙事文连载之四:登台

先生幼时身形比现在还要瘦削一点,民国风格素色的大褂和裤子像是套在了他的身子上。露出了纤细的手腕,小辫子垂放在前方身子左侧,颇有大家风范,小小年纪倒是有一种“世间尘事与我无关,一心只为京评戏梆”的潇洒风...
张云雷叙事文连载之三:初见 杂谈

张云雷叙事文连载之三:初见

郭德纲属于严师,“打骂出高徒”,一米多高,弱柳扶风的张云雷经常被师父逼站在墙角,背贯口,报菜名,太平歌词。
张云雷叙事文连载之二:首章 杂谈

张云雷叙事文连载之二:首章

1992年1月11号,先生的生辰。先生本名:张磊,字云雷(后期)。在同一天来临的婴儿无数,谁也不会清楚,未来到底是怎样的世间百态,风起云涌。 天津位于中伟度欧亚大陆的东岸,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形成了四季...